赵中锋2019独立展览项目:我的涂鸦社会观



地    区:南京
策 展 人:浩宇
参 展 人:赵中锋
开幕时间:2019-1-19
展览日期:2019.1.19 - 2019.1.30
展览地址:南京市江宁区龙眠大道668号龙庭水岸别墅区12-103
主办单位:FFA当代艺术中心
联系电话:18061600015
邮    箱:artstide@hotmail.com
展览前言:

2019.01.19FFA獨立展覽項目青年藝術家赵中锋「我的塗鴉社會觀」。2017年以來,趙中鋒逐漸形成的塗鴉藝術語言,更加具有鮮明的個體特質。「我的塗鴉社會觀」是FFA首次較為全面的對這一時期作品的重點梳理,也是從「誰與爭鋒」個展以來形成內在呼應的組成部分。我的塗鴉社會觀,是藝術家從個體走向群體,再從群體回到個體的剖面觀察。我們希望通過這一展覽,從側面呈現藝術家的獨特作品。

 

“我的涂鸦社会观”是艺术家在这个阶段推进创造的结果。每一个年度,艺术家在特定时间内的思考,是在对前面作品的升华,也是对自我艺术语言演变的结果。涂鸦艺术是新表现主义的重要成员,上个世纪末以来涂鸦艺术家的分量愈加明显,无论是巴斯奎特还是哈林,亦或者班克斯,甚至香港九龙皇帝,都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惊喜。从涂鸦艺术大师到新的亚洲战后艺术,都给了我们许多关于艺术的思考。

 

《历史的叩问》是我们对于历史时间线索的追问,是艺术家对于历史虚无主义的对抗,也是艺术家首次以组画的方式,对涂鸦表现主义进行新的表达,带有着艺术家自我思考的疑问,也是对涂鸦艺术批判性的继承和探索。

 

2018年下半年赵中锋创作了《历史的叩问》组画以及一米的作品柒件,60x80cm的作品1件,65x65cm的作品两件,50x65cm的作品10件,50x50cm的作品2件,30cm以下小作品8件,一共31件(组)作品,这样一个规格的梯次,是艺术家首次考虑到空间结构和作品呈现上的关系,也是基于国际视野下的艺术思考。2018年下半年是艺术家独立思考和进一步在外部竞争下,所进行的对于大作品结构的把握能力的反思,也是艺术家在矛盾碰撞自我实现的重要阶段。肯定和鼓励,认同与批评,都在这样一个时期涌现。艺术家如何在机构和市场中坚守独立的艺术精神,也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考验。

 

从《嗨,理想》到《不安的惶恐》,再从《不停止》到《等待》,可以照见艺术家的孤独和对理想实现的追寻,也可以从个体放置到社会大背景下的忐忑与矛盾,在等待和照进现实中把握个体意识和自由,是一个未知的过程。赵中锋的作品大都是从个体出发,对情绪激发保持本能的艺术家,他试图将个体和社会以及时代创造独特和差异的涂鸦艺术语言。

 

《鸟人骑士》是勇士一般的斗志,那么《努力看清楚黑夜》则是对于外部世界的质问。赵中锋的内在心理变化和他的外部寡言少语形成的鲜明对比,可以透过作品看到他内在的情绪变化和丰富的心理矛盾,以及对于艺术自由精神的挣扎与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能愈加发现我们的世俗和成功以及关于生存与金钱至上的社会,给予自由艺术家的呼吸空间是缺少的。而正是这样一个在争取更大生存空间和个体意识的表达下,我们更注重艺术家自身的表达。

 

我们当下的时代,是矛盾和改变交织的时间,也是个体如何在未来中获取自我的空间的交际点。艺术生态的严峻挑战,也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赵中锋在《消费主义》上的表达实际上我们在21世纪下对于市场和常识的回应,而《向左?向右》则是个体无法摆脱的选项,左右看似是方向之争,实际是个体意识的必须面对的现状。

 

《被拒绝的拥抱》和《什么最可怕》更多的是艺术家出于对自身艺术渴望被理解的情绪宣泄以及对于现实人际的远离,个体的叛逆是主要特质。我们总试图借助作品和交流以洞察艺术家的内部世界,而赵中锋某种程度上的性格恰恰和现实相对抗,这也让他的作品叛逆和先锋性进一步加强。

 

《不要失去希望》和《别怕》是艺术家对于现实的抨击和对自我的鞭策和对自由的向往,在我们的世俗空气里,我们必须对于那些病态的现象予以还击,懦弱和缺乏勇气都是源于对现实的恐惧。赵中锋在2018年的创造中,不断地对我们的现实和现象以回应,在他的作品中这种勇气和真诚是他作品具有强烈冲击力的内在因素。


在鸟人的世界里,是一种对于虚构乌托邦的自由展示,也是对于人性之恶的批判,对交织着恩怨和是非之地的远离,是艺术家出于自我保护和内心痛苦的表现,则是《委屈》所叙说的。真实的流露和对于世俗的不屑一顾,都在作品中以回馈,挑战着艺术市场的现行机制。

 

未知是不可预测的,我们在生存中注入理想和对现实的构建,都在进行中发生。驯化和驯服是文化教育的直接结果,而优秀的艺术家从来不是驯化出来,赵中锋以“坏孩子”的姿态,对于现实提出困惑和疑问,他这一时期的绘画,从内容和主题上挖掘内心的同时,对现实的批判和讽刺更有力量感,对于个体语言的加强更独特了。

 

2018年在把握个体语言上,以野性本能作为基本契合点,将个体情绪表达关联,材料上从油彩、碳条、马克笔、丙烯作为媒介混合使用,以充分展现自由的刮刀和笔触在画布上的力量。在语言上,他将涂鸦表现淋漓尽致的挥发出来,以佐证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

 

赵中锋试图通过叩问打破个体情绪的边界,将现实的敏感问题和事件现象背后的禁区加以对比,这是艺术家参与社会和时代的表现。《谁偷了我们的可乐”似乎是对安迪沃霍尔的致敬,而《隔离区》则是对现有秩序的批判,可以看作是他对现实和文化的精神批评。后制品观念是艺术进行时中重要的表现手段,在驾驭自我上,艺术家所迈出的探索是自由的。

 

作品和空间结构的关系,是艺术家从2017年以来考虑到艺术在不同场景下的表现方式,这也是赵中锋在完善作品层次和表达主题上多元的进步。对于爱情的理解和对未来的欲望表达,从《关关雎鸠》到《战斗吧》,不妨理解是艺术家为爱而战的语言激励。

 

时间是最好的剪刀手,他修剪着艺术家的精神之树,在残酷的艺术现实中,赵中锋以自由意志和对艺术的纯粹追求,通过一组组作品证明了他的才华对参与重建当代艺术的风景所起到的作用。无论怎样,2018是艺术家才华得以充分展现的一年,从历史的叩问组画到一米的作品,再到其他层次的作品,显示了艺术家不断探索自由表达的架构能力,祝贺他这一年付出的努力得到广泛认可。
 

责任编辑:编辑去阿特首页
我来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网上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 查看全部
最新评论>>

相关申博体育